魅风社区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魅风社区 小说 武侠 经典武侠 且试天下 剧场四  中秋

剧场四  中秋

小说:且试天下| 作者:倾泠月| 更新时间:2018-06-17 12:46:53| 字数:6920| 加入书签

再套用一次俗话:日子啊,那就是流水,哗啦啦的就过了一年。 

 这年的八月十五,素有“东皇阁”广播员之称的宇文洛在下午两点的时候以电话通知了所有的邻居:“我刚才回来,正好碰上家政公司的人离开,说是刚打扫完八楼。邻居们,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八楼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我们神秘的八楼邻居们要回来了,这个中秋可真是大团圆啊!” 

 八层楼,一到七楼都住满了,唯有八楼虽是有主的,但是从他们这些人搬进来到现在都几年过去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八楼的住户,听说八楼住的是一家人,一直都在国外打拼事业。如今终于要回来了,他们也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吗? 

 于是乎,“东皇阁”全体住户这一天都扔下了工作和应酬,全体赶回来了,打算一起过一个中秋团圆节。 

 考察了一番地貌后,大家决定在正对大门的花园里办中秋宴,既可一起过节,又可一起堵人,保证八楼住户一进大门他们就可以见到。 

 一起过节自然是要做些准备工作的,所以众邻居们一起,你家搬桌椅,我家弄吃食,东家拿水果,西家备茶饮……很快花园里的宴席便像模像样了,大家团团围坐,兴致勃勃地吃吃喝喝。 

 大人们有目的地等待,小朋友们则乐呵呵地玩。 

 己经周岁的皇宝宝与丰宝宝被放在一张凉席上,凉席上有水果和玩具。他俩目前还没有大名,只因为他们的爸爸为了给各自的儿子取一个赛过老对手的名字己经是想了又想、改了又改,以至于到目前还没定下,所以现在小区里的诸位叔叔阿姨权且凭着各自的喜好给他们取了很多小名。 

 皇宝宝爬呀爬,爬到水果盘前,胖爪子一伸,便抓住了一瓣剥好的山竹,丰宝宝瞅见了,也爬到水果盘前,抓了一瓣芒果,强行塞进了皇宝宝的口中,然后张开嘴,一口把皇宝宝爪子里的山竹吞了。 

 皇宝宝嘴里含着自己最讨厌的芒果,爪子里山竹被夺了,只留丰宝宝的口水印,顿时悲愤了,吐出口中的芒果,哇哇大哭,若有婴儿语翻译的话,大意该如下:可恶的丰小宝,抢哥的山竹吃!爸爸快来,有人欺负你儿子! 

 皇宝宝的哭声引来了父母的注意,只不过四位为人父母的反应却不一。 

 皇朝斜晚着老对手,“你叫你儿子来报仇呢?”他昨人才从丰息手中抢了一家合作伙伴。 

 丰息不屑地哼了一声,“明明是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能被欺负吗?”就算只是早出生了几个小时,那也是大。 

 华纯然伸出手,却是抱住了丰宝宝,满脸怜爱,“宝宝真是聪明,以后长人了肯定不会被人欺负,要继续保持哦!” 

 皇宝宝看着自家亲妈不哄自己,反去抱老是抢自己东西的丰小宝,这回不止悲愤而是悲痛了,顿时张开嘴,扯开嗓子,准备狠狠嚎一顿。 

 “宝宝不哭,那家伙是坏小子,咱们是乖宝宝好宝宝,不跟坏蛋一般见识。来,亲亲,不哭了哦。”风夕抱着皇宝宝又亲又哄,完全无视那边的亲生儿子。 

 皇宝宝窝在香软的怀抱中十分舒服,便咽下了已到嗓子眼的嚎声。 

 丰宝宝眼见自家老妈去抱那个老爱以眼泪骗同情的皇大宝,不干了,挥舞着双手,指着皇大宝,“妈……坏……啊呜……哦……”虽则平时有练习说话,无奈口舌还是不大灵敏。 

 “呵呵……坏……乖……”皇宝宝炫耀地冲丰宝宝笑着。 

 “啊呜……我的……”丰宝宝伸手去拉皇宝宝,不肯让亲妈抱他。 

 “不!”皇宝宝抓紧了风夕的衣襟。 

 两个宝宝拉扯着时,兰七跑了过来,“丰丰加油!把你媳妇儿抢过来!” 

 “小皇子啊,你可要抱紧,不是谁都有你这福气可以抱着女王陛下啊!”燕云孙看着皇宝宝缩在风夕怀中,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我押丰丰赢!”宇文洛蹲在丰宝宝那边。 

 “我看好我家小皇子!”皇雨给侄儿打气。 

 “拔河多没劲啊,来,加一个,混战开始吧!”秋九霜却是一把捞过君品玉与萧雪空的儿子放到了丰宝宝与皇宝宝中间。 

 “别玩我儿子。”萧雪空赶忙跑来拯救儿子。 

 “别小气啊。”皇雨伸手拦人。 

 正在宝宝拉扯、大人们居心不良之时,小区外传来汽车声响,随后雕花铁门自动往两边打开,大家的目光顿时都往门口望去,便见三辆汽车往里开来,不过当前面两辆凯迪拉克开进门后,却在门前停住,正好堵住了最后那辆庞蒂亚克。 

 车门打开,前两辆车里分别走下四人,最后一辆里走下一人。 

 “这就是我们的邻居呀,不过怎么是九个人?”宇文洛最先开口。 

 “最后那个肯定是想混进来的,没看被堵在门口了吗。”兰七碧眸闪闪,兴致昂扬地准备看热闹。 

 果然,第一辆车走下的三男一女看到家门口摆着的宴席以及众多邻居,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招呼。第二辆车走下的四位男子则转身面对最后一辆车上走下的男子,一副准备赶人的模样。 

 “我们到家了,你别再跟着了啊,这里不欢迎你!”四位男子中娃娃脸的开口冲最后一人道。 

 “我己经打听好了,我们的八位邻居是结义兄妹,按年龄顺序分别叫做东始修、皇逛、宁静远、丰极、白意马、华荆台、风独影、南片月。唯一的女性是风独影,你们自己看人对号啊。”宇文洛友情提供情报,“说话的这位是最小的南片月。” 

 “美女一名,俊男八个,邻居的外貌质量很高。”秋九霜概括一句。 

 兰七点头,“不过一女八男,这是什么情况?”她转头看着明二,碧眸里明晃晃地闪着“八卦”二字。 

 明二若有所思地看着门口,“看着,一会儿就明白了。” 

 于是一众邻居静观热闹。 

 而门口被拦的男子却不理会南片月的话,只把目光望向那唯一的女子风独影。 

 “阿影……” 

 华荆台听到这一声很不爽,冲着那男子挥手,“别叫这么亲热,我家七妹跟你不熟。” 

 “就是啦,我们跟你一点也不熟,快回你家去。”南片月伸手就想赶人。 

 “小八,别没礼貌。”白意马一边拉住了南片月,一边对那男子道,“久遥,大家都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且先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谈。” 

 站在白意马身旁、一直没吭声的宁静远也笑眯眯地道:“回去吧,不然没得主人许可私闯民宅,是可以叫公安抓人的。” 

 “嘿,这人说话真毒!”围观群众宇文洛小声嘀咕。 

 而作为直接承受人的久遥只是从容一笑,“我和阿影己经结婚了。”言下之意,夫妻财产共同拥有,作为“东皇阁”住户风独影的丈夫,他到此乃是回家,而非私闯民宅。 

 显然,这话刺激性很大,几兄弟目光一致看了眼宝贝妹妹,然后都目露凶光地瞪着久遥。 

 南片月更是大叫起来:“什么什么结婚了!你拉着喝醉了的七姐和你在拉斯韦加斯结婚,那叫哄骗!我还要告你绑架呢!”若非白意马拉着,估计他会直接挥拳揍人了。 

 “阿影签了字的,具有合法性。”久遥强调。 

 南片月语塞。 

 “我国不承认的。”丰极慢吞吞地道。 

 “对!就算签字结婚了,但在我国根木不算数!”南片月终于找到了法律武器,准备击溃对手。 

 其余几兄弟亦都松了一气。 

 但久遥依旧一派从容,只是看着风独影,“阿影。” 

 他就这么一唤,再没多话,可却似有千言万语都在这一声中,不但围观群众感叹这人惩地多情,便是向来冷情的风独影看向他的目光也带了几分愧疚,只是她身旁兄长们的目光亦让她万分无奈,所以只能道:“你先回去,明日我再找你。” 

 久遥却摇头,“不,我不能走,否则今日你这些兄弟一番工夫下来,明天你我就要成陌路了。” 

 风独影闻言一空,头微微一侧,似想去看一眼她左边的丰极,可前方久遥温柔的目光却让她无法动弹。 

 这细微的变化不止她的兄弟们明白,便是那些人精似的围观群众也发现了,兰七双掌一拍,碧眸亮得慑人,“看明白了!一女二男!本少支持!左拥右抱,齐人之福啊!” 

 她这话说得极为响亮,所有人都听得见,于是除了风独影与久遥的目光正在对视中外,其余七兄弟的目光都狠狠刻了兰七一眼。 

 兰七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转头问向周围的邻居,“你们如何看?是和本少观点一致,还是另有选择?” 

 有了她开头,围观群众纷纷献言。 

 “我选四郎。”华纯然美目闪闪地看着丰极。 

 “我觉得那个久遥的品貌似乎更好。”秋九霜持不同意见。 

 “我也认为久遥更好。”君品玉一手搭在秋九霜肩上。 

 凤栖梧却看了丰极半晌,才道:“那是个伤心人,更需要心爱之人。”说着转头看向风辰雪,“你以为如何?” 

 风辰雪怜怜妙目看了丰极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但意思表露无遗。于是秋意亭不满了,“我观久遥性情阔朗,更为适合。” 

 秋意遥默默地看了眼丰极、风独影、久遥三人,说了句:“她喜欢谁便选谁吧。” 

 “她既然已结婚了,自然就是选了久遥啊。”宁朗支持原配。 

 “笨!没听到是喝醉酒了才结婚的嘛!”燕云孙拍了下宁朗的头,目光在丰极与久遥间游移,“喷喷,两个都是极品呀……女王陛下,若是你来选,选谁呢?”他问风夕。 

 被问到的风夕看看前方那八个优质男子,颇为神往地道:“女王可以选很多个,所以两人全收了!” 

 

 再套用一次俗话:日子啊,那就是流水,哗啦啦的就过了一年。 

 这年的八月十五,素有“东皇阁”广播员之称的宇文洛在下午两点的时候以电话通知了所有的邻居:“我刚才回来,正好碰上家政公司的人离开,说是刚打扫完八楼。邻居们,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八楼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我们神秘的八楼邻居们要回来了,这个中秋可真是大团圆啊!” 

 八层楼,一到七楼都住满了,唯有八楼虽是有主的,但是从他们这些人搬进来到现在都几年过去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八楼的住户,听说八楼住的是一家人,一直都在国外打拼事业。如今终于要回来了,他们也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吗? 

 于是乎,“东皇阁”全体住户这一天都扔下了工作和应酬,全体赶回来了,打算一起过一个中秋团圆节。 

 考察了一番地貌后,大家决定在正对大门的花园里办中秋宴,既可一起过节,又可一起堵人,保证八楼住户一进大门他们就可以见到。 

 一起过节自然是要做些准备工作的,所以众邻居们一起,你家搬桌椅,我家弄吃食,东家拿水果,西家备茶饮……很快花园里的宴席便像模像样了,大家团团围坐,兴致勃勃地吃吃喝喝。 

 大人们有目的地等待,小朋友们则乐呵呵地玩。 

 己经周岁的皇宝宝与丰宝宝被放在一张凉席上,凉席上有水果和玩具。他俩目前还没有大名,只因为他们的爸爸为了给各自的儿子取一个赛过老对手的名字己经是想了又想、改了又改,以至于到目前还没定下,所以现在小区里的诸位叔叔阿姨权且凭着各自的喜好给他们取了很多小名。 

 皇宝宝爬呀爬,爬到水果盘前,胖爪子一伸,便抓住了一瓣剥好的山竹,丰宝宝瞅见了,也爬到水果盘前,抓了一瓣芒果,强行塞进了皇宝宝的口中,然后张开嘴,一口把皇宝宝爪子里的山竹吞了。 

 皇宝宝嘴里含着自己最讨厌的芒果,爪子里山竹被夺了,只留丰宝宝的口水印,顿时悲愤了,吐出口中的芒果,哇哇大哭,若有婴儿语翻译的话,大意该如下:可恶的丰小宝,抢哥的山竹吃!爸爸快来,有人欺负你儿子! 

 皇宝宝的哭声引来了父母的注意,只不过四位为人父母的反应却不一。 

 皇朝斜晚着老对手,“你叫你儿子来报仇呢?”他昨人才从丰息手中抢了一家合作伙伴。 

 丰息不屑地哼了一声,“明明是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能被欺负吗?”就算只是早出生了几个小时,那也是大。 

 华纯然伸出手,却是抱住了丰宝宝,满脸怜爱,“宝宝真是聪明,以后长人了肯定不会被人欺负,要继续保持哦!” 

 皇宝宝看着自家亲妈不哄自己,反去抱老是抢自己东西的丰小宝,这回不止悲愤而是悲痛了,顿时张开嘴,扯开嗓子,准备狠狠嚎一顿。 

 “宝宝不哭,那家伙是坏小子,咱们是乖宝宝好宝宝,不跟坏蛋一般见识。来,亲亲,不哭了哦。”风夕抱着皇宝宝又亲又哄,完全无视那边的亲生儿子。 

 皇宝宝窝在香软的怀抱中十分舒服,便咽下了已到嗓子眼的嚎声。 

 丰宝宝眼见自家老妈去抱那个老爱以眼泪骗同情的皇大宝,不干了,挥舞着双手,指着皇大宝,“妈……坏……啊呜……哦……”虽则平时有练习说话,无奈口舌还是不大灵敏。 

 “呵呵……坏……乖……”皇宝宝炫耀地冲丰宝宝笑着。 

 “啊呜……我的……”丰宝宝伸手去拉皇宝宝,不肯让亲妈抱他。 

 “不!”皇宝宝抓紧了风夕的衣襟。 

 两个宝宝拉扯着时,兰七跑了过来,“丰丰加油!把你媳妇儿抢过来!” 

 “小皇子啊,你可要抱紧,不是谁都有你这福气可以抱着女王陛下啊!”燕云孙看着皇宝宝缩在风夕怀中,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我押丰丰赢!”宇文洛蹲在丰宝宝那边。 

 “我看好我家小皇子!”皇雨给侄儿打气。 

 “拔河多没劲啊,来,加一个,混战开始吧!”秋九霜却是一把捞过君品玉与萧雪空的儿子放到了丰宝宝与皇宝宝中间。 

 “别玩我儿子。”萧雪空赶忙跑来拯救儿子。 

 “别小气啊。”皇雨伸手拦人。 

 正在宝宝拉扯、大人们居心不良之时,小区外传来汽车声响,随后雕花铁门自动往两边打开,大家的目光顿时都往门口望去,便见三辆汽车往里开来,不过当前面两辆凯迪拉克开进门后,却在门前停住,正好堵住了最后那辆庞蒂亚克。 

 车门打开,前两辆车里分别走下四人,最后一辆里走下一人。 

 “这就是我们的邻居呀,不过怎么是九个人?”宇文洛最先开口。 

 “最后那个肯定是想混进来的,没看被堵在门口了吗。”兰七碧眸闪闪,兴致昂扬地准备看热闹。 

 果然,第一辆车走下的三男一女看到家门口摆着的宴席以及众多邻居,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招呼。第二辆车走下的四位男子则转身面对最后一辆车上走下的男子,一副准备赶人的模样。 

 “我们到家了,你别再跟着了啊,这里不欢迎你!”四位男子中娃娃脸的开口冲最后一人道。 

 “我己经打听好了,我们的八位邻居是结义兄妹,按年龄顺序分别叫做东始修、皇逛、宁静远、丰极、白意马、华荆台、风独影、南片月。唯一的女性是风独影,你们自己看人对号啊。”宇文洛友情提供情报,“说话的这位是最小的南片月。” 

 “美女一名,俊男八个,邻居的外貌质量很高。”秋九霜概括一句。 

 兰七点头,“不过一女八男,这是什么情况?”她转头看着明二,碧眸里明晃晃地闪着“八卦”二字。 

 明二若有所思地看着门口,“看着,一会儿就明白了。” 

 于是一众邻居静观热闹。 

 而门口被拦的男子却不理会南片月的话,只把目光望向那唯一的女子风独影。 

 “阿影……” 

 华荆台听到这一声很不爽,冲着那男子挥手,“别叫这么亲热,我家七妹跟你不熟。” 

 “就是啦,我们跟你一点也不熟,快回你家去。”南片月伸手就想赶人。 

 “小八,别没礼貌。”白意马一边拉住了南片月,一边对那男子道,“久遥,大家都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且先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谈。” 

 站在白意马身旁、一直没吭声的宁静远也笑眯眯地道:“回去吧,不然没得主人许可私闯民宅,是可以叫公安抓人的。” 

 “嘿,这人说话真毒!”围观群众宇文洛小声嘀咕。 

 而作为直接承受人的久遥只是从容一笑,“我和阿影己经结婚了。”言下之意,夫妻财产共同拥有,作为“东皇阁”住户风独影的丈夫,他到此乃是回家,而非私闯民宅。 

 显然,这话刺激性很大,几兄弟目光一致看了眼宝贝妹妹,然后都目露凶光地瞪着久遥。 

 南片月更是大叫起来:“什么什么结婚了!你拉着喝醉了的七姐和你在拉斯韦加斯结婚,那叫哄骗!我还要告你绑架呢!”若非白意马拉着,估计他会直接挥拳揍人了。 

 “阿影签了字的,具有合法性。”久遥强调。 

 南片月语塞。 

 “我国不承认的。”丰极慢吞吞地道。 

 “对!就算签字结婚了,但在我国根木不算数!”南片月终于找到了法律武器,准备击溃对手。 

 其余几兄弟亦都松了一气。 

 但久遥依旧一派从容,只是看着风独影,“阿影。” 

 他就这么一唤,再没多话,可却似有千言万语都在这一声中,不但围观群众感叹这人惩地多情,便是向来冷情的风独影看向他的目光也带了几分愧疚,只是她身旁兄长们的目光亦让她万分无奈,所以只能道:“你先回去,明日我再找你。” 

 久遥却摇头,“不,我不能走,否则今日你这些兄弟一番工夫下来,明天你我就要成陌路了。” 

 风独影闻言一空,头微微一侧,似想去看一眼她左边的丰极,可前方久遥温柔的目光却让她无法动弹。 

 这细微的变化不止她的兄弟们明白,便是那些人精似的围观群众也发现了,兰七双掌一拍,碧眸亮得慑人,“看明白了!一女二男!本少支持!左拥右抱,齐人之福啊!” 

 她这话说得极为响亮,所有人都听得见,于是除了风独影与久遥的目光正在对视中外,其余七兄弟的目光都狠狠刻了兰七一眼。 

 兰七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转头问向周围的邻居,“你们如何看?是和本少观点一致,还是另有选择?” 

 有了她开头,围观群众纷纷献言。 

 “我选四郎。”华纯然美目闪闪地看着丰极。 

 “我觉得那个久遥的品貌似乎更好。”秋九霜持不同意见。 

 “我也认为久遥更好。”君品玉一手搭在秋九霜肩上。 

 凤栖梧却看了丰极半晌,才道:“那是个伤心人,更需要心爱之人。”说着转头看向风辰雪,“你以为如何?” 

 风辰雪怜怜妙目看了丰极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但意思表露无遗。于是秋意亭不满了,“我观久遥性情阔朗,更为适合。” 

 秋意遥默默地看了眼丰极、风独影、久遥三人,说了句:“她喜欢谁便选谁吧。” 

 “她既然已结婚了,自然就是选了久遥啊。”宁朗支持原配。 

 “笨!没听到是喝醉酒了才结婚的嘛!”燕云孙拍了下宁朗的头,目光在丰极与久遥间游移,“喷喷,两个都是极品呀……女王陛下,若是你来选,选谁呢?”他问风夕。 

 被问到的风夕看看前方那八个优质男子,颇为神往地道:“女王可以选很多个,所以两人全收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魅风网

GMT+8, 2018-9-25 04:21 , Processed in 0.018119 second(s), 15 queries .

内容来源于网络免费共享,如果您是原作者或涉及版权请联系站长!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8-2020       www.meifn.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