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风社区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魅风社区 小说 女生 现代言情 稻草人 尾声

尾声

小说:稻草人| 作者:钫铮| 更新时间:2018-06-19 23:00:02| 字数:6716| 加入书签

 有没有听过一首歌曲?“你眼睛会笑,弯成一道桥,终点却是我,永远到不了。感觉你来到,是风的呼啸,思念象苦药,竟如此煎熬,每分每秒。我找不到,我到不了……”

 是的,我找不到,我到不了。

 沉默的走在每日经过的林荫路,大厅,走廊,穿着白制服,明宇过自己一成不变的人生。念来去,如水流,徘徊久,叹息浓,明宇到不了他的路云,到不了她的笑容,到不了她的温柔。他虽没牵住路云的手,却不能阻挡,偶尔,在一成不变的时光里想起她,想起她的的小恶搞,米饭里埋着的芥末,杯子里的盐水,口袋里的果冻……不过,也就是想想,想想,到底,到底,到底是意难平……

 程月的新工作在医大的生物研究室,离谢明宇比较近。都是生活守时有规律的两个人,经常,他们在医大门口不期而遇,如同加利福尼亚的学生宿舍,他们淡淡的颔首致意,不同的是,他们会一前一后在林荫路下同行段路,无交谈,少言语,明宇基本上当程月透明。而在程月眼里,明宇安静如路边的木棉,一树夺目绚烂,燃烧无声。

 程月曾有意无意向弟媳打听过谢明宇这个人。路云这样介绍,“是个温柔的王子,等灰姑娘出现的王子。”

 程月却觉得,谢明宇象是怀念公主的王子。最终,是知道的,有一种舞蹈,灰姑娘不能跳。其实,现实里的灰姑娘穿着玻璃鞋,站在晚风中等王子,等了很久很久,最后,轻轻对疲倦的南瓜车说,“我们回家吧。”

 题外话 后记

 首先,等在这里,向勇敢的,追看完全文的朋友们,鞠躬,说声感谢。

 忘记这是第几次感谢了,从写完那年,到修订过的那一次,再到修订后的这一次,每一次读者的追看,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考验。因为我这样的懒人,必须要对每个评论加以思考,并因此重新审视自身,这还蛮累的。但不得不说,这是种其他事物难以代替的幸福,因为我并不常有机会,做这样的自省,我之所以成为今日的我,是很多踊跃发言的读者所成就,你们的留言,令我感悟良多,得益良多。

 我一再踌躇,要不要再写个后记之类的东西,和读者做个交流。本来想作罢,毕竟,上网看文无非是个娱乐,我不应该煞风景,就什么价值啊,感情啊之类的东西,胡说八道。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写吧。

 还是想珍惜这样的机会,我不知道自己能写多久,也不知道读者能看我的文看多久,可是,在我们都还能写,还能看的时候,找个机会聊聊,总是一件不让自己遗憾的事情,即使,结果未必都是愉悦和快乐的,也没关系。

 记得2005年,懵懵懂懂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不太清楚,路云代表着什么。

 就我个人而言,我写过的女主里面,没有路云这样的人物,她也未必是我会很欣赏的那类女主,可我就是把她塑造成了现在的样子。随着时间的过去,我慢慢了解,其实路云是我的欲望,不想长大,不想负责,不想思考,这暗合我的人生理想,无所事事,醉生梦死。我要家人肯承认并肯负担纵容这样的我,仍不满足,我还要很多很多爱,于是,才有了一个深情守护的程旭。即使,我后面安排路云有所成长,但那不是真正的成长,充其量,她也只是按照社会的需要,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生活状态,骨子里,依然是那种罪恶的本质,我觉得这样也好,我并不真正想让她改变。她改变了,我那无所事事醉生梦死的梦想,由谁成全?于是,路云在我这个邪恶的欲望支配下,和程旭功德圆满。

 SO,结论,路云的本质,是邪恶甚至是残忍的,深入骨髓,浑然天成。她所谓的纯善,不过是披了层梦幻的外衣而已。

 每次,我看到读者留言指责路云白痴或者其他什么,我都觉得还蛮合适。毕竟,现实生活中的营营役役的我们,必须具备蜗牛带着房子到处走的责任感,滇马的负重能力和耐受力,最好再具备狼的智慧,牛样的执拗和蛇的阴暗狡诈,这样,才能在这个社会里,活的稍微好一点。

 我们辛苦如此,未必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为何会有路云这样的人?不必付出,不必劳碌,不必负责,她可以轻易得到我们梦寐以求的一切?看到路云,一定会有那种,信念崩塌的幻灭。我知道这样的滋味不好受。但作为一个写小言的,我正是因为活的也辛苦,于是,才利用文字,释放自己。

 我尊重所有鄙视路云的读者,即使在虚拟的网络,也没忘记坚持做一个正常人的理念,这方面,我万万不及诸位。同时谢谢大家,包括给我负分的读者,即使遭遇路云,也没放弃作者,仍或多或少追看下来,并给予最大的支持,我很感动。

 不过,我也有不解之处。

 一,

 路云第二次与明宇吵架的起因,是因为路云执意要帮助一个付不出医药费的夫妻,明宇不高兴。路云那些天真的道路,令明宇嗤之以鼻。

 有读者留言,“谁家有多少钱能这么挥霍?”

 我的不解在于,512大地震的时候,你们哭了没有?你们捐款没有?你们捐了衣物没有?当全国人民为地震灾区默哀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一点点难受?

 如果以上,你觉得都于己无关,那我认为,你们确实有资格立场嘲笑路云做作,矫情,挥霍。

 但可惜,码字的我,生生是这样矫情做作的人,可能因为我只是个生活在小县城的平凡人的关系,我没钱,也没见过大场面,有时胡思乱想,还会担心自己后半生穷困潦倒,甚至老无所依,所以,我会YY,在我有困难的时候,我渴望遇见路云。帮助没钱付医药费的穷人这样的细节设计,仍是源于我邪恶的自私。

 而我的读者们,可能并无我那样的担忧,你们大概知道自己一生顺遂,不会流落街头,不会有一天,为一点点医药费烦恼。所以,路云这样一次善意的行为,不被明宇容忍,也不能被你们容忍。

 我们再把话题绕回512。假如,我的朋友们,你们曾为去年那场天灾捐过款,流过泪,激动过,难受过,为什么你们仍认为路云的行为是矫情的?

 帮助灾区人民,叫做善良,是顺应主流民意的

 但是对同在一个城市打拼的民工夫妻伸出援手,就是矫情的?

 给灾区人民捐款赈灾也要钱啊,同理,谁家有多少钱能这么挥霍?

 我真的不懂。同样帮人,为什么路云做就是错?只因为她太蠢的关系吗?

 二,

 明宇和路云第三次争吵,源于一个病例。是我在网上搜到的一个真实案例,发生医疗纠纷,患者家属没能胜诉。

 话说我当年写这文也蛮累的,很多病例都是去网上搜。也终于知道,很多错诊,误诊,医疗纠纷,其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医生很多时候并不全都按章办事,这样,才有很多错误的产生,很遗憾,在医院发生的错误,往往很要命。

 明宇和路云争吵的病例,是这样

 明宇说:“昨天下午我回去办公室,见郑医生给一个孩子检查,听见他说是颅内出血。我以为他会马上进行手术,天晓得他居然托大要进行保守治疗。那孩子的父母要求做CT,郑凡偏偏不肯听,还问人家‘到底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结果弄到今天手术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孩子的神经系统受到损害,以后的生活无法自理。郑凡在神经外科资格最老,老主任退休后他升职的机会最大,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故,我看没什么希望了。云云,等我从国外进修回来,无论技术还是资历在我们科里都是最好的。到时候我的机会也比较大哦,我们的前途最光明呢。”明宇想到未来种种,脸上的笑容亮的如同冬天的太阳,带几分得意,几分灿烂。”

 我们说,明宇有错吗?

 我会告诉所有人,他没有错。

 不是他的病人,他没有插嘴的必要。作为即将离开医院的医生,他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得知某人出状况,他可能有升迁的机会,喜上眉梢,人之常情,要是我,保不齐比他还乐呢。

 可是,实实在在,有个孩子出事了。这个给孩子误诊的医生,没有受到惩罚,还平步青云,得以升迁。

 假如我们把立场调换一下,假如我们是那个以后生活无法自理的孩子的妈妈,假如我们知道当时有个医生在旁边明明知道我的孩子应该去照CT和磁共振却不发一言,假如我们知道害得我们一家如此悲哀的医生后来还事业顺利,我们该做如何想呢?

 我最喜欢的路云,是在这个时候。

 这也源于我的自私和邪恶,因为我生病的话,我不想要这样的医生,无论是郑凡,还是明宇。明宇的行为没有错,但是,我也从不觉得路云对明宇的指责有错。这一点,我非常坚定!

 很多读者都指责这时的路云,天真,做作,不通人情。我想,你们应该不介意遇到这样的事情吧?我是说,假如某天你们进去医院,遇到郑医生和谢医生,被误诊,大概你们也能理解医生的苦处。选择自认倒霉,是你们的决定吗?这样显得比较通人情吗?

 三,

 在路云和明宇分手后,有读者疑惑,怎么是;失恋真的令人成长了吗?她突然懂事了?

 我其实很想知道,面对这样的分手,各位觉得路云应该怎么表示,才符合她天真的个性呢?比如~~比如~~比如~~?给我一个例子,让我觉得你说的,是路云应有的反应。

 其实我觉得即使再天真的女生,面对这样的分手,她都会选择像路云一样,还有其他路走吗?

 不过,说到路云拿幼儿园小孩子撒气,确实不对,不过我也很少要求我文中的女主永远做正确的事儿,所以,读者为此拍砖,我能接受。

 四,在大雨里捧着玫瑰和淋湿自己and爱情游戏and争吵后睡觉的男友

 我承认,在大雨里捧着玫瑰淋湿自己的男主很蠢

 不过在言情里,有些比这还蠢,我看很多读者也适应良好。

 比如说男主为了爱女主于是强 奸掉女主的,比如,包了间西餐厅请个乐队,再奉上钻戒红酒跟女主求婚的,还有啥啥吃个鲍鱼坐坐包厢的……这些并不比大雨里的蠢驴更可爱,为毛路云因为喜欢淋雨的傻男就要被鄙视呢?难道只因为她不爱包厢男,强 奸男,霸道男和钻戒男吗?到底,喜欢淋雨男有啥可耻?

 说到爱情游戏,我把这个概念分开一下,准确说,爱情就是个游戏。还是个超级幼稚做作的游戏。

 只不过,有的人深陷其中,认真对待,于是不觉其是游戏。

 总有些类如明宇那样的,在读者眼中是成熟淡定代表的人物,对爱情鄙夷。立马显得傲然物外,于是爱情才显其游戏本质。

 其实,这是两种感情观,并无高低优劣之分。路云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认真对待这种感情,应该是一个女生的正常反应吧?难道各位读者恋爱期间,很希望男友如明宇那样鄙夷爱情吗?

 路云把爱情当人生重要的部分,不觉这是游戏,明宇鄙夷着说陪你玩儿爱情游戏,在路云的意识里,等于说,明宇并没有认真爱她,起码,不如她认真,她要求男友对她认真,这没什么吧?为何这也被读者们诟病?

 我们假设,如果有一天,你们的男友跟你说,跟你就是爱着玩玩,我以前没打算要爱情的,诸君,你们听到这个,难道会立刻感动的要死,与其生死相许,立马结婚去?真好啊,总算遇到同道了,我们都鄙夷爱情,所以才在一起“谈恋爱”的……知音难寻是吧?

 如果,如我刚才假设,一对鄙夷爱情的男女在一起“谈上了恋爱,”那么女方应该不会介意,刚和男友吵架完,游荡半天,见到一个在床上熟睡的男人吧?这里应该可以再感动一下,真好,这个男人根本不介意我去了哪里,睡到如此安稳,我是多么自由啊。无人牵挂的感觉太棒了……

 再来一个真实例子,我在跟我家现户主谈恋爱后期,有次吵起来,我一怒摔门出去,在外游荡很久,再回我们同居之处,发现其人正蒙头大睡。当时真是气傻了,终于知道自己有多蠢,痛定思痛,我洗个澡也睡了。自从那次之后,我再没干过摔门而出的事情,家是俺的,电器是俺的,要出去,男人出去!!!后来确实,吵过几次,男人熬不住滚出去了,老娘喝茶看电视。

 我知道那种心情,游荡回家后,见到个睡男时候的气愤。同时,个人非常羡慕那些视爱情于无物的潇洒女性,你们可以完全不介意吵架后还能安然昏睡的男主角。因为我没做到不介意,导致路云没潇洒起来一直矫情。同时,我也不解,如果读者们都那么理智清醒如明宇,你们为毛要读言情,为毛不和明宇一样,鄙夷爱情书简,丢掉小说长剧呢?你们为毛会来读我写的这本《稻草人》?

 我还真话痨,说了很多哦。好吧,我们已经从秦是明月说到满清入关了,再坚持一下,我们下面讲辛亥革命和新中国成立……

 接下来我要谈谈明宇

 其实明宇真的没有不好,他是按照主流价值生活的人,这样的人很幸运,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自己能活的象明宇,不过真可惜,大多时候,我不能心平气和,顺应主流。

 明宇就像我们在医院里遇到的大部分医生那样。不能说他毫无慈悲心,肯定也是善良的,并无恶念,但是,他也不会例外,坐门诊的话,一准也是那种你去看个感冒,你需要不需要,也给你开几百元药的医生。因为他必须这样,行规如此,他不会让自己那么危险触犯规则,他也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对。在他的认知里,你没钱就认命,谁让你不懂经营力争上游的?

 明宇的逻辑,可以套用到很多事情上,并且可以套用到我们都无负罪感

 你老了,没有工作能力,儿女不照顾你,你没钱看病,你要认命,谁让你不好好保养不老不死的?谁让你不好好存钱去疗养院颐养天年的?

 你是GAY,不被主流认可,那你活该,这世上有女人你不要非要男人,那你要承担这个后果,你活该被人瞧不起。

 你是残废,哦,为什么我要同情你?你其实不该被生出来的,找你妈算帐去,这年月有B超嘛,残废孩子打掉就是了啊。

 你是弱势群体,天啊,弱势群体最讨厌了。我们辛苦工作,交那么多税,却要补贴给这群从没对这个世界作出贡献的家伙,天理何在。

 你老公出轨了,多正常,现在出轨的多了,别人有你还不让你家男人有?再说你也人老珠黄了……等等等等。

 这些道理,一定很酷吧?我还没都给明宇用上呢,呵呵。

 还是基于我邪恶的私欲,我不会在故事中过分赞美明宇,而很多人认同的,那些明宇所秉持的道理,我也不觉得那是种成熟和淡定,事实上,抱着那样态度生活的人,不会有朋友的,一个没有朋友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活的太滋润。中国人一句老话,出门靠朋友,这是生活的智慧,任何时候都有用。另外一句有智慧的话,叫做将心比心,明宇从不是个能与人将心比心的人。

 但是明宇在我的故事里,一直活得很顺利很耀眼,他有钱,又帅,还尖刻,显得个性十足,那些他秉持的生活道理,有时也显得不同俗流,标新立异,他最吸引眼球。我需要一个吸引眼球的男主,所以,他必须要活得滋润。

 其实,我也可以用写明宇的方式,去描写一个食品厂的经理,他为了厂里很多工人的出路,不得不服从行业潜规则,他帅气,有能力,有手段,个性隐忍,言谈犀利,同时他对家人又那么温柔呵护……可这位经理的名字叫三鹿,各位觉得如何呢?

 我们在看文的时候,当然可以将自己顺利带入主角,可是,偶尔也要抽离一下吧?

 你是病人的话,你愿意明宇做你的医生?假如他不是那么帅呢?

 你是孩子的妈妈,你还愿意爱上那个帅气温柔又有能力个性隐忍的三鹿总经理吗?

 再假如,你是受欺侮的草民,你真的愿意爱上一个压榨你的~~贪官或者其他什么人吗

 我们可以喜欢明宇,但喜欢的同时,我并不希望读者接受他的一切。因为,你认同了,还有什么立场去抱怨医患关系呢?你还有什么立场抱怨贪污腐败?

 除非,你比我更邪恶更自私。嫁人要嫁明宇,鼓励他给感冒病人开很贵的药,同时自己上医院要遇见程旭那样的大夫。你肯嫁三鹿的老总,鼓励他服从行业潜规则,但是给自己孩子喝更好的牛奶,反正死别人没事,自己不死就可以了。又或者,自己是草根,嫁了贪官立刻跟着收取贿赂敛财,一样鱼肉草民,等自己倒霉那天又大骂社会黑暗腐败。

 如果我的读者比我更邪恶,我无话可说,因为明显,我在你面前太天真了,来看我的文,对您来说是屈就,我很抱歉。

 最后,我要说的是程旭

 程旭是我的理想格,理想总是不真实和脆弱的。

 很多人非常介意程旭被人整调去乡下那一段,因为太懦弱了,穿小鞋穿的这么无怨无悔,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哪里有安全感?

 我们要嫁的人应该是头狼,要能保护我们对不对?程旭是头羊,太不上道。

 可这样诠释程旭,仍然基于我邪恶的欲望,我要这样的医生,只是为了对我有利而已。

 看过白色巨塔,了解医院那个行业一些之后,我决定,程旭还是继续懦弱下去好了。我受不了那些医生为了权利斗争,而置患者利益于不顾。甚至,利用病患。

 我原谅程旭的懦弱,只为了一点点希望,我希望自己死在医院之前,遇到一个肯为患者着想的医生,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立意,所以,对程旭,我没有问题,也无话可说。

 我最后想跟读者说的,是句大实话。

 我们在现实中,不会是永远的主角,所以,我们YY364天,也要记得把一天时间留给配角和其他,因为,可能那个倒霉的,被忽略的,才是现实生活中真正的我们。我们活着,也未必永远顺遂,可能你会被排挤,会被压榨,也会被穿小鞋,所以,将心比心,不要嫌弃那些有点懦弱的人。

 最后的最后,马叔爱你们,因为我在乎,所以我今晚没码《系我一生心》在这里自说自话,权作与读者推心置腹。如果言语有不当之处,还请诸君谅解。

 谢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魅风网

GMT+8, 2018-7-16 16:31 , Processed in 0.019532 second(s), 15 queries .

内容来源于网络免费共享,如果您是原作者或涉及版权请联系站长!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8-2020       www.meifn.com

返回顶部